老刑警故事四部曲:二、金钥匙

大贴士:手机和电脑都可以直接用浏览器对 zhupigu.com 进行访问哟
老刑警故事四部曲:二、金钥匙

1、金钥匙

 

记得小时候我很怕鬼,特别是小学的时候听我外公说我们家住的祖德里以前就是个乱葬岗,80年代初的时候我记得弄堂里面只要一下暴雨就发大水,一发大水楼下的房间就要把家具什么的垫高,这个时候我们小朋友最开心了可以坐在木脚桶里面用木拖鞋当浆划船玩,但是我始终很恐惧站在那个污浊的水中,因为有一次发大水我下楼去小便的时候站在水中分明就有一只手曾经抓住我的脚,当时我就吓哭了。大人说是我的幻觉,但是那真是幻觉么。

 

所以越是害怕我就越是好奇,只要有什么书讲这个的就找来看。记得特别喜欢看一本叫金钥匙的儿童读物,那里面是讲几个少年去野外探险然后发现什么死人头骨就研究的故事,中间有段情节很恐怖,讲他们去类似西郊公园的地方找到一个死人头骨,看了着迷后胆小的我也渐渐幻想自己有天也能有那样的经历。

 

老刑警也跟我讲过一个金钥匙的故事。他说文革中很多人的家被抄了,在药水弄里面曾经住了一个姓白的老人,别人都叫他白老师,他是个反革命,而且会武术,所以当时白师傅算一个民间武术家,他也有很多弟子。有人说这个白师傅身世十分神秘,就连他弟子都不知道个七八分。就是这个白师傅因为有人举报他是个反动分子,一群红卫兵就去打倒他游街。白师傅的家很小也很破旧,但是那年流传他家里面找到一把奇怪的金钥匙。围绕着这个金钥匙又发生了一连串事件。

 

当时红卫兵要白师傅交代这把金钥匙是哪里来的是开什么地方用的。白师傅那个时候已经70高龄了他抖动着白胡子说是多年前一个老朋友托他保管的,至于派什么用处他也不知道。老刑警说当时红卫兵还打了老人,老人一身好武艺却也不还手,红卫兵把老人关了几天也就放了他,当时老人已经被饿了好几天了,离开革委会的时候老人要求把金钥匙还给他,一个姓李的红卫兵头子说金钥匙不见了,老人激动的说朋友托管之物不是他的一定要替人保管好,怎么就这样说不见了。岂有此理。拿走的人一定会有报应的。

 

老人毕竟上了年纪,回到家后就一病不起,老刑警说年轻时候曾经跟白老师学过点功夫也算他的徒弟,他就前去看望这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说起金钥匙,老人说那是他年轻时候还在甘肃榆林那里做学徒时候发生的事情。1931年,白师傅那个时候正在做一个金铺的学徒,那年正逢甘肃大旱,饿死的人很多,而且缺水。一天一个和尚模样的人倒在金铺门口,白师傅年轻的时候就急公好义,当时将和尚救回店中自己休息的地方,和尚清醒后,说自己走了好几天的路,干粮也吃完了,多谢白师傅的搭救之恩。虽说白师傅是信仰回教,但是却也和和尚很谈得来。和尚说自己从小在清凉山出家,他师傅临终的时候说年轻时候有件未了心愿想他去西域走一遭见一个故人。因为是救命恩人和尚也开诚布公将了些奇异的经历,这其中的故事到底怎么样,因为老刑警听白师傅说的所以也只听了部分懂。后来好像和尚走之前,说自己要去从军之类的话,然后就把一个化斋用的钵赠给了白师傅,说请他好好保管,以后会来取。当时两个人就话别了。过了一些年白师傅也从甘肃辗转来到上海谋生。老刑警说当时他问白师傅这金钥匙如何出现,白师傅说钵里面有一个夹层,当时中间就是有这把钥匙,这把钥匙很小,但是造型像蛇,不知道是开什么用的。老刑警当时也觉得有趣。但是目前这把钥匙肯定是给红卫兵中的人给占有了。白师傅说他们一诺千金,这和尚当兵之后也不知道人在何方但是他相信一定要给故人保管好这样东西。

 

老刑警说白师傅几个月后就去世了。但是就在去世之后一个月一个人的死把金钥匙的去向揭示出来。

 

那个年代天天开会学习,当刑警也很累,一天刚开好思想会,群众报案说一个红卫兵头子莫名奇妙死在一个叫莫小丽的女人家里。这个红卫兵头子叫杜新风,据说是在吃好中饭突然口吐白沫就死了。那个年头一个红卫兵头子死亡是当政治事件处理的,刑警队马上派人去了莫小丽的家。莫小丽住在陕西北路28弄7号,那是个老式的石库门房子,莫小丽是个护士,和杜新风是男女朋友关系。但是莫小丽据说是结过婚离婚的,人很漂亮,但是经常和一些未婚的小伙子保持着不正当男女关系。口碑不是很好。而杜新风是区里面比较呼风唤雨的红卫兵头子。所以他们也是各取所需。刑警进入莫小丽的房间,房间里面满是酒气。尸体已经被被单覆盖住,莫小丽在一旁哭泣。老刑警问莫小丽杜新风死前有什么事情。莫小丽说中午杜新风来家里吃午饭,他喝了一瓶白酒,然后就和她打情骂俏,她说突然房子暗了下来,莫小丽以为要下雨了,就去收衣服,她说听到杜新风突然大叫起来,房间里面好像刮起一阵旋风,她转过头风迷住了她的眼睛,看不清杜新风的情况,然后她好像听到杜新风叫了一声:不在我这,然后一切停止下来,他发现杜新风口吐白沫就倒在地板上,眼睛还圆睁着,莫小丽是个护士,她上前探了一探发现杜新风已经断气了。莫小丽边哭边道同志你一定要相信我,杜新风不是我害死的,他是给人害死的。法医的鉴定在三天后出来,杜新风是死于脑血管破裂,其他没有中毒或者外伤等人为痕迹。老刑警说当时这个案件就等于定案了。至于莫小丽说的当时也只是认为是受惊吓过度。后来同杜新风一起抄家的一个叫阿毛的告诉老刑警,当时杜新风正好发了笔小财,老刑警就追问是怎么回事情,阿毛告诉他几个月前杜新风在抄一个姓白的老头家的时候得到一点黄金,就去黑市卖了换钱了。老刑警心想这不就是白师傅说的那把金钥匙吗。于是他对杜新风的死亡原因产生了怀疑。经过了叶先国那样的事件后老刑警开始相信这个世界有鬼神之力的存在。于是他再次去莫小丽家里询问当时情况。莫小丽说杜新风是给他看过一个金色的钥匙,还说要化了给她打根项链,但是后来根本没有兑现。老刑警问莫小丽知道杜新风把钥匙卖给了谁,莫小丽说杜新风有个叫老姚的朋友好象知道。于是老刑警问到了老姚的地址,这个老姚就住在正红里。

 

走进正红里的时候就看到有带着孝的人走进走出,老刑警就问里弄里面的老人哪家办丧事,对方看是民警同志就连忙说就是17号的姚家啊,昨天晚上他儿子回家的时候跌到没有盖的阴沟里面摔死了。真是作孽啊,刑警连忙走到17号门口只见里面已经设好灵堂,一个老妇人正在痛哭,很多邻居在帮着劝。老刑警没有进去,他离开正红里的时候心里明白老姚也死了。这一切真的是巧合吗?钥匙的线索也断了。老刑警想到一般这种金银饰品往往会在地下流通,说不定还能有点线索,他回局里查到了几个上名单的投机倒把分子,其中有一个惯犯叫刀疤,于是老刑警决定去问问刀疤这个家伙。于是他通过胶州派出所的同志让刀疤来一次。刀疤大概50岁左右,因为耳根处有个刀疤所以人家就叫他刀疤,据他自己说解放前是青帮拜过祖师爷的,但是一般都知道他经常倒卖点东西,所以刀疤在那个年代属于有钱人。刀疤一进门就低头哈腰递上光荣烟,同志最近我可是一直在学习没有再干过什么违法的事情啊。老刑警就问他是否知道有人出手一个金钥匙的事情,刀疤狡猾的笑道这个事情我怎么会知道。老刑警知道不拿点手段他是不会说老实话的,刀疤你的过去我们很清楚,你还是老实说,否则就不会这么客气了。刀疤连忙说让我想想,好像有那么个东西。正红里的老姚给我看过,后来好像转给了一个老哑巴。那个老哑巴叫什么名字。听说是一个住在虹口姓金的。具体在什么地方,刑警追问刀疤。刀疤说这个老哑巴经常问我们买东西我也跟他交易过,是住在华昌路20弄的。华昌路是虹口宝兴路旁的一条支路,很早这个地方就有本地人的村落居住还有一条苏州河的支流,不过后来陆续很多外地人聚居在这个村落周围渐渐的这里原来的面貌被棚户区替代。刑警回局里开了张介绍信就去了华昌路所在的宝兴路派出所。

 

华昌路20弄正靠近一条叫天通庵路的地方,老刑警走入20弄就打听起那个金老头的事情,但是奇怪的是弄里没有人知道金老头,老刑警走到华昌路和天通庵路转角处一个八角房这里看到家烟嘴店,就问老板,老板说姓金的老哑巴这里倒是有个老哑巴不过不姓金,因为几乎没有人知道他姓什么,他就住在天通庵里面。天通庵现在这个地方已经早已经不存在但是在70年代的时候它还存在于天通庵路上。老刑警就走到天通庵路上终于打听到了天通庵的所在。只见天通庵是一个三进院落的小庙,墙面斑斑驳驳,但是看得出这个地方以前香火还不错。老刑警纳闷为什么尼姑庵里面住了个老哑巴男人。天通庵的木门吱吱嘎嘎被推开后,只见进去的地方有个大香炉,香炉上已经被写了很多革命口号。竟然还有革委会宣几个字。第一进供奉的是一尊弥勒但是弥勒的油彩已经脱落所以快乐的弥勒笑得有点狰狞,走进第二进院落,只见通天殿里面如来佛祖的造像已经不见了。在原来莲台的位置有一尊看上去像观音一样的小小的塑像但是奇怪的是这尊塑像上蒙着红布,莲台周围看上去是一个人的生活区域。在一张小小的床上,被子里面好像睡着什么人。老刑警上去推了推被子。但是里面的人没有反应。

 

被窝中的人一直没有反应,老刑警心想这老哑巴睡这么死,但是这个时候天通庵的门窗一下子都关了起来,整个屋子都黑了,根本辨不清东南西北。老刑警一下子倒抽一口凉气,因为他曾经听人说过鬼打墙这种事情。他探手去抓被子但是原先应该是被子的地方已经空空如也。一道亮光从屋顶的方向投射下来,只见莲台上的那尊雕像还在,一阵微风出来,红布飘落,老刑警定睛一看那尊雕像的确是一尊观音的造型,但是头却是马头。马头观音!老刑警以前听一个人说过这种佛像,好像只有西藏密教里面有人供奉。老刑警心想我现在在哪里,还是不是天通庵。哑巴老头在哪里?这个时候他看见一个老头驼着背站在他不远处,看上去很远仿佛又很近,老头的嘴没有动,但是确有声音传来。刑警同志我看你也是善良之辈,那把钥匙的事情你就不要追问下去了。你就当从来不知道这件事情。刑警大声道“这是我师傅白老师的东西我有义务物归原主。原主?!哈哈哈哈,老头的嘴仍然没有动甚至没有表情。但是听到他的声音。老刑警心想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那声音继续道“工却桑但活佛才是钥匙的主人,你的白师傅只是保管罢了”老刑警问“那些人是你杀的”那声音回道“贪欲之人其心可诛,再说那法器如果落在那些人手上,也不是什么吉祥的事情”老刑警道“那你是什么人”“我只是活佛的仆人”老刑警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那老人却摇手示意不要继续问下去。然后老刑警听到旁边有很多类似和尚念经的声音。驼背老头竟然顺着光线消失在屋顶的黑暗中。过了许久,有一个人推了推老刑警,老刑警半响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还在烟纸店门口。推的他那个人问同志你怎么了。老刑警茫然,回过头看到烟纸店上面贴着封条。老刑警问老板那,那个人笑道同志你不知道啊,这家店老板上个月被查出来是反革命分子店早关了。老刑警迷惑了。

 

白师傅遇见的那个和尚究竟是什么人,老哑巴和他是什么关系。他决定再回一次天通庵。

 

老刑警顺着上次去的路走到了天通庵,他心里当时一直想到叶先国,他记得叶先国和袁海山也有类似的法术,难道这次又碰到一个这样的异人。天通庵木门依然虚掩,进入庵内又看到了大香炉和笑得狰狞的弥勒佛。一个驼背的老头正在扫地。老刑警一步上去抓住老头说看你往哪里跑,老头抬头迷惘的看着老刑警,发出啊啊的声音,然后示意自己听不见,也不会说话。老刑警怒道,今天你不说清楚,就跟我回局里,老哑巴一脸冤屈的看着老刑警。老刑警将他扯到后面的大殿,大殿里面空空的,莲台上的那尊小佛像也不见了。哑巴指指画画,老刑警也不明白他的意思。但是他认为老哑巴在装傻,于是老刑警笔划问他懂不懂看字,老哑巴点头。老刑警写了金钥匙几个字。老哑巴用笔写到“那个钥匙昨天晚上弄丢了”老刑警继续写“你为什么要买那个钥匙”哑巴写到“因为那个不是钥匙而是一个佛教的法器很有价值”老刑警写“什么法器”哑巴写“逆天针”老刑警写“你怎么知道”哑巴突然笑了。一下子老刑警发现整个通天庵开始坍塌,四周的墙壁都崩坏了。整个大地在颤抖。难道上海地震了。通天庵的崩塌,老刑警说当时他觉得这一切都像是在做梦。我问老刑警后来如何。老刑警说你知道什么叫不可思议,我说就是无法想像啊。他说原来不可思议是个地方,那个地方就叫不可思议境界天。我问他世界上真有这样的地方。老刑警说我就告诉你这个不可思议境界天的事情。

 

通天庵崩塌后老刑警发现自己站在一片雪原上,哑巴老头却不见了,他说他看见一个和尚模样的人在不远处前行,他想呼叫那个和尚,但是这个和尚却像没有听到一样,他跟这和尚来到一个山壁,只见山壁上有一座寺庙,从上方垂下一条绳索和一个篮子,和尚就坐在篮子里面给拉了上去。老刑警想跟上去,这个时候他发现那个老哑巴就站在他身后,好像老哑巴手一抬他的身体也就飞腾起来,很快他来到一个平台停下。往下望去仍然是一片雪原却是很遥远了。平台是一个入口,入口中的山壁里有一座大殿,很多西藏喇嘛模样的人正在诵经。中间的一个法座上坐着一个人,样貌正是老哑巴。老哑巴微笑着向刑警招手,刑警走了进去,只见整个山洞金碧辉煌。老刑警问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旁边一个僧人说着他听不懂的语言但是好像有翻译一样老刑警竟然知道意思。只听那个僧人说这里是中阴界不可思议天。什么是中阴,中阴就是人死之后弥留的那段时间,老刑警问我是死了么。那个僧人答道,你只是被活佛转送到这里来。在这里你可以知道逆天针的前因后果。知道以后你就不会再执着了。

 

西藏密教一共有两个门派修炼中阴救度,一个是花教一个就是黒教,僧人告诉老刑警他们是黑教的。黒教中有一支在康熙年间迁到山西五台山传播。最后由于黄教的鼎盛,黒教和花教同时衰落,于是五台山那支也就最后只剩下当年白师傅救助的那个僧人了。那个僧人修习的本尊是喜乐金刚,于是他在冥想中得到启示只有得到逆天针才能振兴自己的门派。而他却不知道逆天针到底是什么东西。于是他通过师傅留下的指示前往后藏的黒教本宗寺寻找逆天针下落。其实当时黒教在后藏的本宗也早已衰落,当时的贡却桑但活佛是一个平和的人,况且当时花教一直和黒教争夺中阴的权利。当僧人进入后藏后知道这个情况他认为是寻找逆天针的好时机,他在一天晚上联合几个黒教的人潜入活佛的驻地,但是当时活佛正在修炼中阴,他们无意中破坏了曼荼罗法坛,致使活佛死去而无法转世,他在活佛的遗物中盗走了那个钵。那个僧人觉得无颜回五台山,就决定放弃修炼而从军,路上遇到白师傅,他将钵留在白师傅那里保管,其实也是种馈赠。白师傅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找到逆天针,逆天针的外形的确像一把钥匙。但是却没有人知道这把钥匙确实开启天灵而做,因为中阴救度一向是逆天的轮回,所以又称为逆天针。活佛无法转世却在中阴靠念力引导出了这样一个不可思议境界天出来,为无法转生的僧人提供了一个庇护所。刑警问那么你们都是死人。僧人微笑道,我们虽然不能称为死但是也不能叫活,我们可以现世。所以活佛现世取回了逆天针。然后碰上你不依不饶,所以活佛将你转送到这里来,让我告诉你这些,现在时间不短了应该送你回去了。

 

老刑警只听得周围梵唱大作,僧人说你闭上眼就可以回去了,我们总有一天也会重聚的。老刑警闭上眼感到身体好像飞腾起来。然后就是一阵眩晕。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在医院里面。同事告诉他,那天他在局里开好介绍信后走到门口突然就晕倒了。老刑警说原来他自己根本没有走出过分局大门,而且他只是昏迷了6个小时。这就是金钥匙的故事。老刑警说这个故事的时候是在他去世前四个月。希望他已经在中阴不可思议境界天了。但是我问过他后来见过马头观音在上海出现过没有,他说还是有的。

如果你觉得内容还不错的话,就把它分享给你的朋友们吧

历史上10个最著名的特异功能侦探

实际上,特异功能无可否认,确实存在。多少年来,各国执法机构都在寻找超自然的特异功能侦探的帮助破案。下面总结了历史上10个最著名的特异功能侦探。 1、杰...

巴西真人芭比:坚称大眼长腿全天然

据巴士的报报道,巴西一名女子被唤作「芭比娃娃人」,她坚称自己的娃娃样子和身材都是天生的,绝无后天加工。 拥有20吋腰围及32F胸脯的达米亚尼(Andressa Da...

盘点五种剧毒:最毒0.1克可杀1000亿人

毒物是对生物造成不适反应的物质的总称,毒物对生物体造成的影响,因种类不同而各异,另外,对于有的生物来说具有毒性,而对于别的生物来说无毒的「选择毒性...

五大嘲弄物理逻辑的科学发现

在科学的世界里,我们总是期望能够解释一些用基本常识无法解释的问题。然而,在科学中的某些情况,却完全无法用物理定律来解释。以下这五个科学的发现,无疑...

90%的人无法在10秒内找出哪里有错

上面这张图中有一个地方出现了错误,你看出来了吗? 根据科学研究显示,如果你没办法在一分钟内找到哪里有问题,你的眼睛可能要去检查了……

盘点科学难以解释的10个神秘地点

第一、南极洲的血瀑布 大多数人都不会看到血瀑布,但即使在照片中,也很难。一个血红色的瀑布染红了泰勒冰川雪白的脸。冰川学家和微生物学家试图确定是什么...